然并卵是什么意思

然并卵釋義:
2015網絡新詞,是“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的縮略詞。 多用來表達無奈、調侃之情。

  「然并卵」的毒害

不知從何時起,網絡流行語開始夾帶「生殖器」了。從「屌絲」到「撕逼」、「睡你媽逼,起來high」再到時下火爆的「然而這并沒有什么卵用」。
有了互聯網之后,「漢語言」再創造的權力逐步由「廟堂」過渡給「民間」,并再反哺于「廟堂」,總書記曾在拜年詞引用「蠻拼的」就是一例。
鮮活且不斷創新的民間語言體系像源源不斷的溪流滋潤干涸的言論空間,同時也帶出了泥沙。
在中國的臟話體系中,我認為有「北雞南卵」之分。(為了更直觀充分地闡述我的觀點,以下內容不免含有令你身體不適的詞匯)
我在東北待得時間比較長,他們通常喜歡在一句話中用「JB」來加重情緒。例如:這「JB」羊肉串烤的啥「JB」玩意啊真「JB」難吃;大哥你玩搖滾,你玩它有啥「JB」用啊!
在我國南方則是另一番景象——「卵」天下。在湖南長株潭地區,媽媽訓斥孩子不爭氣:「冒一卵用的東西。」扯皮打架的時候:「你算哪同卵?你要哦改咯?」在廣東:「冇乜卵用!」在桂林:「你個哈卵!」在南昌:「冒犀利卵用!」
「JB和卵」從科學角度講是有用的,而且非常有用,誰用誰知道。但你看在中國南方、北方,這詞在某些語句中就是個語氣詞,拿掉也不改變原意。
所以說,從「雅」及「實用」的角度講,我覺得在非特定需要下,對公書寫、對外發表層面應該拒絕使用這些「穢詞」。很遺憾的是,在騰訊、搜狐、網易這樣的大平臺以「卵用」為標題的文章不在少數。譬如:《這些武器看起來屌炸天,其實并沒什么卵用!》(網易)、《XX智能蠟燭評測:你猜它有何卵用》(騰訊)
這些標題看起來長著一副接地氣的面孔,但混淆私域和公共的標準,看上去起碼是「不體面」的。
粗俗,當然是我反對「然并卵」的首要原因。一件事僅簡單的以「有用或無用」來判斷,則是我反對「然并卵」的另一原因。
「有用的無用」和「無用的有用」,這應該是一道古老的哲學命題。馮大輝(新公眾號:TheBadTime)在敏感日那天寫《每年這一天》,在有些人眼中看來既不能喚醒民眾又不能改變現狀,是典型的「沒卵用」。可是在你權益受損時,能幫你尋求公正的,永遠是那些敢于表達的人。你能說「自我表達」比「萬馬齊喑」更「無卵用」?這種思維真的很可怕,被人騎,也是活該。「然并卵」背后就是一種「精致的利己主義」,消極對待于自身并無直接關聯的事或言論,卻樂于鉆營自己的小王國。
忽視無用與有用的中間狀態是一種幼稚病。2002年你要是給中國足協提加強青少年后備團隊培養和遏制假賭黑,在當時處于人生巔峰的閻世鐸眼里更定是「沒有卵用」的。后來你會發現,有些工作不能帶來即時成效,但你不做,未來的結局就是悲慘的,結果也證明了這一點。
或許「東方之星」的船長在聽取工程師的設計建議時說的就是「我們的船已經這么好了,安全運行這么多年,小同志啊你提了很多意見,態度是好的,然而這一切并沒有什么卵用!」
類似的,在大多數人看來:閱讀對于一個廚子來說是無用的,唱歌對于一個科學家來說是無用的,美女對于三表來說是無用的,踢球對于一個政治家來說,額,這個我說無用是會重蹈「小道消息」覆轍的。
此外,「然并卵」是個結論性的語句,對于我們寫文章的人來說,它是長期存在的一個毛病。我們寫文章愛用一些詞,例如:其實、然而、總而言之、籠統的講、顯然、由上述可知、不難推導出……
臉紅了吧?我們覺得推導過程復雜或根本無法拿出令人信服的論據時,特別愿意強行塞給讀者一個結論。這種忽視內在邏輯關聯的行為和「然并卵」一樣是「智力上的偷懶」。粗暴的否定,無理由的否定,和當下「只關乎體位與姿態」的風氣是相符的。我更提倡:「因為XX(推導)在XXX(限定語)的環境對XXX(限定群體)是暫時無用的(開放性的結論)」。
我把「然并卵」鄭重其事的批判一番在你們看來或許過于正經、夸大其詞了,希望在我瞎操心的同時,能讓大家稍微警醒一下浮躁的風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