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士的煉金攻略
1971年,帶著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佩倫一家搬到了美國羅得島州哈里斯維爾的一個老舊農場當中。然而令這家人沒想到是,一場永生難忘的噩夢卻就此展開。
莫名其妙暴斃的寵物狗、小女兒半夜被人拖到地上、女主人背后突然出現的瘀斑、地下室傳來的奇怪腳步聲……種種超自然現象接連發生,就像是有某種邪惡的存在,有針對性地向佩倫一家發動攻擊。

在行將崩潰之際,男主人泰勒在朋友的建議下,找到了當時全美最具知名的驅魔夫妻——羅杰·沃倫和卡琳娜·沃倫。最終,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后,沃倫夫婦才成功擊敗附著于這片土地的惡靈。

而在數十年后,這段故事因被華裔導演溫子仁翻拍成電影而被世人所熟知,這就是被譽為“最成功小成本恐怖片”的《招魂》。
1、好了,恐怖故事到此結束——雖然隨著手機步入全民拍照時代之后,全世界有關各種靈異、超自然事件的報告數量,也在逐年大幅下滑。但出于DNA深處對于未知的天然恐懼,人類千百年來一直想盡辦法,想和那些看不見的敵人抗爭。
上世紀90年代,土耳其境內發現了一個規模宏大的神廟遺址,這也許是現存最為古老的宗教祭祀遺址。根據考證,這個被命名為“哥貝克力石陣”的遺址,存在于距今一萬兩千多年前。

不難看出,雖然我們的老祖宗已經能夠熟練運用工具和知識,但天生體格較為脆弱的他們,在大自然當中依然不堪一擊,性格也因此變的逐漸草木皆兵。畢竟,在那個晚上睡一覺,早晨起來可能人就沒了的年代,小心點也沒什么錯。
這種敏感的性格,讓我們的老祖宗們誤以為這個世界,從人到獸甚至是空氣,都是由某種萬能的存在設計并制造。而那些導致我們老祖宗死亡的可能性,就被視作違背這種萬能存在的叛逆者——也就是今天被大眾俗稱的惡靈、魔鬼、惡魔……

于是乎,我們的老祖宗們開始嘗試各種方式,想要擊退這些腦補出來的可怕存在。起初,他們發現野獸恐懼火焰,于是有人嘗試用火來驅魔。受傷了?用火燙一燙傷口;想狩獵?拿火燒燒龜殼卜一卦;最近運氣不好?那我們來燒個活人助助興吧!

火焰的功能是如此之強大,以至于在千年后的歐洲,中世紀裁判庭還會用火刑來處決那些異教徒和巫女。即便是到了今天,魔幻游戲里的各種法爺,也會一言不合就丟個臉盆大的火球懟人臉上。

但考慮到火焰糟糕的便攜性,燃料和場地的限制性,以及逐漸被大眾廣泛使用失去神秘性(這可能才是主因),操作不當有可能傷害到施法者本人,因而一些驅魔人開始另外尋找更有效的治退手段。
2、其實,早在一大波神職人員還在玩火玩得樂此不疲的時候,另一些人就已經開始研究更加“效率”的草藥和礦石。畢竟相比于火,這兩樣玩意顯然要更安全(暫時的),也更具神秘感(某些情況下)。

在煙霧繚繞的封閉空間內,將草藥、礦石的粉末點燃,化學物質在高溫能量的作用下,產生普通人難以想象的奇妙——或者說是可怕的效果。驅魔人們堅信,這是神明給予世俗世界的恩賜,能夠幫助他們擊敗一切邪惡,甚至能夠從中找出永生之道。

必須要承認,有些時候在無意間搭配出的材料組合,確實具有一定的正向效果,比如治療疾病。當中的一些有心人,他們也因此開始嘗試記錄配方,從中尋找對抗不幸的道路。而這些勇敢探索者的后代,在今天更多被稱之為“醫生”。
但還有一些人,則在神秘主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他們想讓普通的廢鐵變成黃金,想開啟召喚惡魔的法陣,甚至找到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但主要工作還是趕走危害人間的遠古邪惡。但在一次次顯然易見的失敗之后,這些被文字載于史冊的煉金師、方士或道士,也變得愈發喪心病狂。
水銀、砷、鉛等各種含有劇毒的物質,都是被加入到丹藥當中。當然,除了能讓服用者快點上西天之外,幾乎別無用處。可就在某次實驗中,春秋戰國時期的中國煉金者們,卻通過硫磺、硝石與炭試出了前所未有的配方——伴隨著轟鳴和強光,劇烈爆炸將煉丹爐掀翻在地,火藥誕生了。

嚴格來說,這一偉大發明雖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但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卻并不為大眾所熟知。出于對火的尊崇,這些藥粉居然被部分人當做靈丹妙藥而服用,換來的結果也許只是拉稀和金屬中毒。
還有一些善于整活的驅魔人,他們會在口中默念奇奇怪怪的咒語,然后點燃法器上提前涂好的火藥,就只聽“轟”的一聲,惡靈治退就完成了——反正大多數人也看不懂。

直到唐朝年間,火藥被用于軍事之后,人類的驅魔史也隨之發生變化。
3、不管歷朝歷代怎么瞎折騰,但隨著火藥武器誕生之后,驅魔顯然變得更加效率。在網絡上,我曾不止一次看到過諸如此類的段子:某軍營附近盛傳鬧鬼,然后“二營長,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過來”,從此天下太平。

所以,說妖魔鬼怪可怕的人,顯然沒見過自動武器的威力。
而驅魔,也由此正式從玄學步入到物理階段,沒有什么是一槍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來一炮。
這不,就連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也曉得六管加特林的不凡實力。正所謂,“南無加特林菩薩,六根清凈貧鈾彈,一息四億八千轉,能解一切苦,可定一切難,大慈大悲渡世人,掃破孽債與俗緣。”

而在遙遠的西方世界,驅魔人們更是率先與時俱進。譬如專治各種不服的戰斗修女團:

東正教神父親自附魔的AK,不知道能否減少故障率:

“勇敢的戰士們啊,為圣光而戰吧!”

4、隨著物理退魔廣泛流行于全世界,這股驅魔潮流也開始影響到了文藝界。就比如烏蠅哥……抱歉,是張學友的《猛鬼差館》,抬手一槍干倒女僵尸的劇情,如今已成教科書級別的物理退魔。

又比如基努·里維斯在《地獄神探》打爆惡魔撒旦,再比如尼古拉斯·凱奇在《惡靈騎士》消滅一種惡魔,亦或者《刀鋒戰士》一把長刀一把槍吊打吸血鬼。總而言之,這種極具硬漢氣質的物理退魔,在當下變得越來越有市場。

而這種趨勢,其實也一直在影響著游戲圈。
1993年,一位扛著機槍、火箭筒、電鋸,全副武裝的硬漢,在血漿四濺的鏡頭間遇神殺神遇鬼殺鬼,很快便風靡了幾乎全世界的個人電腦,這就是FPS之父約翰·卡馬克開發的《DOOM(毀滅戰士)》。

很顯然,相比神神叨叨半天也未必能干掉邪魔的傳統驅魔人,《DOOM》這種從不廢話就是干的物理退魔,要更能俘獲大眾的芳心。
試問,還有什么能比用子彈和火藥,把惡魔炸成稀巴爛更爽的事情嗎?什么?惡魔來了?爺抬手就是一噴子,很好,現在沒有了。

相比之下,面對邪惡卻只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寂靜嶺》和《逃生》,簡直是弱爆了有沒有?看看同樣出自日廠之手的《生化危機》和《惡靈附身》系列,一言不合拿槍干就完事了。
就算是即將發售的《生化危機8》號稱延續七代的恐怖氛圍,但好歹主角還有還擊的能力不是?就算退一萬步講,咱們至少還能拜入“風靈月影”門下,把一切恐怖游戲全部轉化為爽文!

這里是八號避難所,每天為你帶來主機圈、網游圈、電競圈有價值的深度內容和更犀利的吐槽。如果你覺得我們還不錯,請關注我們!謝謝你這么好看,還愿意讀我們的文章。

方士的煉金攻略相關文章